猜猜我是誰🙈

【肖根日常连载】身体依赖

黄芥味三明治:

楼梯间:当我们这样老去 上了贼船系列 病根的幸福生活
(睡醒回来补超链接现在用手机……)

*这篇…画风不太可爱…慎点




-头发

清晨。
Root坐在Shaw的腹部,弯下腰亲吻她的额头时,Shaw能感受到Root的发尾在自己的脸上划出纷乱的曲线。她皱皱眉,用手指撩开那缕几乎插进她嘴里的头发。
Root的发香很好闻,带着柠檬的香气,一大早就让刚睡醒还有些焦虑的Shaw放松下来。腹部上曲腿坐着的卷发女人把坠下的一边头发撩到耳后,露出微红的脸颊。Shaw用手把自己散落在脸上的碎发向后一拨,另一只手假装嫌弃地擦着Root在自己额头上留下的口水,翻着白眼避开了Root的视线。
Root把手放在Shaw的头顶,宠溺地抚摸着Shaw的头发。因为Shaw睡觉总是不安分,偶尔会夸张地翻身,所以头发一大早醒来就像鸡窝一样。Root慢慢帮Shaw理顺两边的头发。
Shaw不说话,用手肘撑着自己微微坐起,让Root有足够的空间慢慢给自己“顺毛”。

Root还记得以前的自己特别喜欢把脸轻轻靠在Shaw的头边。Shaw避开时太用力,她的头发在空中划出弧线,偶尔会散发着食物的香味,这让Root总是无奈地笑笑。
有一次Root打趣说,Sweetie你中午吃了热狗对吧,我从你的头发里闻到了。这让Shaw那天的心情尤为愤怒,甚至她一天都没有让Root靠近自己。过后Root发现Shaw会在吃了有气味的食物后,有意无意地去洗头,然后再有意无意地出现在自己身边。
这样的Shaw让Root忍不住爱得越来越深。

Shaw偶尔会受伤。一次她中枪昏迷,醒来时躺在病床上,还感受到大腿上的瘙痒。她看清楚才发现是Root这个女人伏在她腿边趴着睡了一夜,她凌乱的头发有几缕散落在Shaw的腿上。
那时候她似乎心里有那么一些东西破碎了,她伸出手蹭了蹭棕发女人的发尾,把散下的头发放到她背后,露出侧脸,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她的动作很轻很轻,放到背后的头发只有几根由于重心滑落。



-眉毛

Shaw熟睡的时候,Root总是半撑着身子凝视她的脸。她会忍不住伸出手指,指尖的抚摸沿着Shaw细长而英气的眉,看着Shaw偶尔皱起的眉毛,她轻轻触碰着凸起的地方。
有动静的时候,Shaw通常不会睡着。她清楚地感受到Root的指尖在自己眉毛上游走,忍不住皱皱眉,但没有睁开眼睛。再后来,她发现假若她们都有任务且几天不相见时,重聚时的Root总会宠溺地撩开她的两边头发,用大拇指轻轻揉着Shaw的眉。


-鼻

亲吻的时候,Shaw能感受到Root的鼻尖在自己的脸上划过的力度。她喜欢Root的鼻尖,偶尔,她会用舌尖舔Root的鼻梁,从上往下,直到鼻尖。她的下巴会感受到Root呼出的气息,急促而兴奋,这让她的肾上腺素上升。
Root的呻吟带着鼻音,Shaw进入她的时候,这个前杀手把所有防备都卸下,用鼻尖肆意地蹭着前后快速移动的Shaw的脸,鼻上细微的汗珠被Shaw的脸擦去。

Root凭着身高优势,喜欢俯视Shaw。这让Shaw总是看到Root上扬的鼻尖。
Shaw低头整理枪械的时候,Root总是要从身后抱住Shaw,她的手臂穿过Shaw的腋下,双手在Shaw的腹部合十。接着,不顾Shaw嫌弃和恼怒的脸,她用鼻尖蹭着Shaw的耳朵,再到那张干净的脸。直到Shaw痒得忍不住笑出声,她才停下鼻尖的动作。
Shaw说,她对这样的Root又爱又恨。


-嘴唇

Root觉得自己分神的每个瞬间,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Shaw的舔唇。她爱极了那双丰厚的唇,爱极了亲吻那双唇时的感觉。
她开始理解那些恋爱中的凡人,也开始情不自禁像他们一样一有机会就亲吻Shaw的唇。Shaw要起床时,只有起身亲吻Root,Root才肯从她的腹部上下来。Shaw刷牙时,Root会伸出手抹掉她嘴唇上沾着的泡沫,当然,偶尔Shaw也会厌烦,直接翻个白眼把泡沫喷到Root的脸上。Shaw吃东西时,她的嘴唇沾满了酱料,Root用纸巾帮Shaw擦干净嘴,当她因为被当成小朋友对待而生气时撅起嘴,Root会宠溺地侧着头微笑。

Shaw偶尔会做噩梦,Root想大概是因为她曾经被Samaritan禁锢,所以留下的阴影。每当Shaw惊醒的时候,Root都会亲吻强装淡定的Shaw的唇,轻轻拍拍她的背。那时候的她,唇的温度低得可怕。接着她会再次假装若无其事地背过Root侧着身子睡下。

Root更喜欢Shaw的回应。
Shaw喜欢用唇吸吮着Root的皮肤,在她的身上留下印记。一次她用手铐把Root的手锁住,接着用唇感受着Root皮肤的温度。从她的眉,到她的鼻尖,再到她的脖子。从她的乳房,到她的腹部,再到她的下体。她的唇这样灵活而丰润,用力的时候让Root每次都身体发烫到了极点。


-舌头

有时候Root觉得Shaw就像可口的食物。她没有Shaw对美味的狂热,但她却能知道,Shaw对食物的兴奋一定不比她对Shaw的兴奋来得狂妄。
或许是因为当初Shaw落入Samaritan手里时,Root的心就留下了一个无法弥补的空洞,即使现在再想起也依旧撕裂的痛,所以Root对Shaw的身体从她回来那一刻开始就带着小心翼翼地恐惧。

受过伤的Shaw那样凶狠,Root也只是依着。她发现当她伸出舌头舔Shaw的身体时,Shaw总能安静下来。所以她更加尽兴,用舌头纠缠着Shaw的舌头,触碰她温热的耳垂,润湿她凸起的ru头,甚至是私处。


-锁骨


初同居时。
难眠之夜Shaw会睁开眼睛静静地看着Root。Root侧着睡,因为Shaw要求“保持安全距离”,所以睡在床的另一边。Root是那样修长,纤瘦,锁骨凸显得那样明显。
Shaw忍不住伸出手触摸。
Root睁开眼睛,缓缓地靠近。确定Shaw不介意后,她伸出手抱着Shaw的头,按着她的后脑勺让她挨在自己胸前。Shaw的额头蹭着Root冰冷而硬的锁骨,她只是静静地靠着,没有说话。


-腹肌

Shaw的腹肌结实而触感绝佳,Root每次坐在Shaw肚子上时,都习惯用大拇指按半圆弧度抚摸着Shaw的腹肌。

或者说,每次Root慢慢由上而下亲吻Shaw的身体时,唇总在腹肌处停留片刻。柔软的唇和她坚实的腹肌触觉碰撞,尽管腹肌再往下的那里更诱人,Root仍旧像发了疯地迷恋亲吻她腹肌的每时每刻。



-身体依赖

Shaw发现原来自己可以如此依赖另一副躯体。
没有任务的时候,如果Shaw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转换电视节目,Root一定会趴在Shaw旁边,右手紧紧搂住Shaw的脖子,腿绕过Shaw的腰紧紧缠着她。正常来说Shaw是绝对厌恶肢体过于亲密的接触,但Root总会拿来吃的零食,偶尔用左手往Shaw嘴里扔,这让Shaw没有拒绝粘人的Root。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
习惯了Root的所有肢体接触又或者说习惯了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身边。

她爱她。很爱。
她也爱她。很爱很爱。

但Shaw不懂,Root需要抱她抱得这么紧,是因为这是唯一的办法让Root感受到Shaw很好很安全,她还好好活着。撒玛利亚人抓去她的那天后Root觉得自己的世界只剩下虚无。而当前的现在,Shaw让她再次感到充实。紧紧抱着她,听她的呼吸,这居然给了Root无穷尽的安全感。

大概,爱就是这样吧。



我的身体是海,等你纵身一跳
我将把你深拥入怀,将大片的爱漫过尘埃

评论

热度(285)

  1. 猜猜我是誰🙈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