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我是誰🙈

【肖根】嗯比较长的日常? 这是一篇肖根甜文没错

你塔🙃:

有很多敏感词汇的样子后半部分用图片的形式了 写这个的时候搜索的词条也很危险2333333333


有人看我才有动力写啊


不过感谢看这篇文的你


希望你度过美好的一天:)


电脑版看起来会轻松点 看不清的话这是wps的分享地址http://htmlify.wps.cn/ppt/index.html?type=doc&simple&e=1&sc=0xffffff&t=1466977572692&ksyun=sz6I4Tgs


实在看不清的话完整文档请戳度盘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gflqU8F 密码: a2qx






Root女士自认是个见过大风大浪,见过大世面的人,多恐怖多恶心多丧心病狂的事儿她都见过了。


Shaw女士也是,作为一个(曾经)救死扶伤奋斗在生与死之间的医生,她也经历过各种场面了。


只是这妇妇俩原来也还有许多无法控制情绪的时候。


比如说Root无意间发现的动物虐待,好几百只狗狗被塞在卡车里运往某个地方,本来不属于她们特工黑客的管辖范围……


Root和Shaw还是带着恐吓和威胁的意味直接截了那辆车把司机扔进了旁边的树林里去。


然后亿万富翁Harry先生有一天对账发现自己旗下冒出来几个动物收容所。


“她们这样是好事,Finch,”Reese摸着他的宝贝火箭筒,漫不经心的说,“至少Bear能交到很多好朋友了——也许也会交到女朋友。”


“No way!”Finch先生像是被踩到了尾巴,“Bear还小,女朋友这种事根本不用着急!”


“哈,”Reese轻笑出声,“我记得上次Bear咬坏你的皮鞋时你可不是这种态度。”


Finch先生不说话了,默默的敲键盘把号码的信息搜了出来。


“We got a fun one this time,”他接通了Root的电话,“相信Ms.Shaw也和你在一起,Ms.Groves。”


“不是说好了要放我们假吗?”Root略带委屈的声音传进了耳朵,“说话要算话啊Harry。”


“你们两个劫车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是在放假?”


“随手劫顺手救,”Shaw那漫不经心的语气和往常一样,“又不是多大事儿。”


“你们两个反正成天也是在家里呆着没事,”Reese接茬,“不如出来活动活动筋骨。”


“谁跟你说我们成天在家里呆着没事?”Root心虚的吐了吐舌头,“我们忙着呢!”


Reese挑眉,“哦?可是machine告诉我们你们两个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


该死的。


Root看到Shaw的嘴形。


“Fine,”Shaw对空气,也是对夕阳红老年组翻了个白眼,“just send me the info.”


Root啃了一口苹果,清脆的声音把Shaw的吸引力抓了过去,她盯着对方那个苹果,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Root却弯了弯嘴角,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说明了自己的条件。


然后毫不意外的,Shaw翻了白眼,转头看手机等着Harold发消息。


Root从桌子上下来,长腿迈过去弯了腰,凑近了Shaw,也不意外对方立刻向后躲开的动作。


“Hey,”Root表示不满,“Sameen?”


看见她撅起的嘴和眼里的委屈,Shaw轻轻摇头,伸出手臂勾住她的脖子将她拉低,嘴唇覆了上去。


“Satisfied?”Shaw对她脸上那小孩得了糖一样的表情感到好笑,顺手拿过了苹果。


Root乐呵呵的拿了抱枕在怀里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觉得她的Shaw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别这样看着我,Root,”Shaw被盯的有点心虚,“我会抓狂的。”


“为什么呀Sweetie?”Root眨眼,根本不挪开目光。


“会忍不住……”Shaw停住了,幽幽的目光盯着她。


“忍不住什么?”Root嘴角勾起来。


“Ms.Groves,Ms.Shaw,我希望你们不要忽视我们的存在。”眼看着话题走向要不对了,Finch急忙说。


“Harold,你们明明可以自己挂断的?”Root觉得不甘心,马上就可以听到她的Sweetie告白了,都怪Harry!


她得想想怎么惩罚一下。


接到了信息的两个人面面相觑,这种靠色诱的任务哪天能换一下角色?靠Reese那好皮相女受害者能一救一把吧?


anyway,这也不是重点。


Shaw看着站在衣柜前的Root,否决了她拿出来的第三件礼服。


“这件也不可以吗?”Root又拿出了一件黑色的礼服裙,有些低的V领,长袖长裙从头到脚都盖得严严实实,露出来的地方也没得看。


Shaw仔细考虑了一下,这才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今天的任务就是Root去勾搭那个号码,Shaw负责保护Root。


做她保镖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两个人确认关系后这还是首例。


Root的高跟鞋不是很合脚,她抱怨了好几次脚很疼之后Shaw有些愠怒的冲着耳机那边的人说道,“Finch你那该死的机器难道不知道她的号码?”


“冷静一点Ms.Shaw,”Harold感觉到了危机,“是Ms.Groves坚持要选那一双的,她说那双和你的一样,哪怕号码不合适也很想要……”


“Harry!”Root插话进来,“I found our number and he's much more handsome than I though!”


Harold Finch头上似乎冒了冷汗。


“Calm down Shaw,”Reese及时的出现拿过Shaw手里的狙击枪,“她只是说对方长得帅而已。”


“excuse me?”Shaw瞥了那人一眼,“这就叫帅了吗?我看还不如你啊John。”


“Shaw?”Reese不满的瞪了小个子一眼。


“No offense。”Shaw摊手。


Root想起来之前的Thomas,觉得这是个绝佳的报复机会。她“欣然”答应了号码的邀请,拿过了他手里的酒杯,跟在了他身后离开会场,去到了外面的露台。


“所以……Turing小姐?你是做什么的?”号码问,带着绅士的笑容。


Root优雅的微笑,手指在杯沿摩挲着,“你看我像是做什么的?”


“你举止优雅大方,得体又高贵,”号码说,“猜你大概是艺术家吧?”


Root笑起来,都能想到耳机那边倒吸一口气的人翻白眼的样子了,她摇摇头,“not even close but thank you~”


号码也笑起来,举起杯来,“所以Turing小姐,我猜你大概也不会告诉我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了,对吗?”


Root挑眉,小小的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


“也不重要,”号码先生的眼睛不曾离开过她,“我是Justin Smith……”


“I know who you are Justin~”Root这次干脆的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眯起眼睛来猫一样的笑着,“可以麻烦你帮我去拿一杯酒吗?”


“Sure。”号码先生欣然答应。


“Oh by the way,不要拿烈酒,我不是很能喝……”Root无奈的耸耸肩。


耳朵里是Shaw的声音,她意外的话多,听起来都是在和Reese讲话,可Root听起来就不是那层意思。


他们俩商量着等会如果号码是被害人该怎么做,如果是犯罪者又该怎么做。


Root听着Shaw说话,身后有人叫了一声,“Turing小姐。”


她转过身去,看到对方手里拿的那杯粉红色的鸡尾酒有些意外。


“这个的味道像是你看起来的那样,”号码先生微微一笑,将酒杯递到了Root手中。


,“很甜。”


Root发誓,她听到了那边Reese的“学着点”和Shaw的“What the hell”。


她也笑起来,“Thank you again,gentleman~”


Root和小队的通话突然就断了。


Finch慌张的不停调度系统和信号,就是找不到Root的消息,甚至无法定位……Shaw和Reese不过是低头检查了一下弹匣而已再抬头看Root和号码就不见了。


“Where's Root??”Shaw抓起狙击枪。


“We lost her and our number,Finch,”Reese还是显得很淡定,并且津津有味地看着Shaw抓狂的样子,“Shaw似乎快要暴走了。”


“Shut up John?”Shaw心里骂着Root,她一定是被那男的下了药……


作为一个黑客又是开启了上帝模式的情况下还会中计?就是看那男的好看是不是???


“冷静一点,Shaw,能伤害到她的人没几个,”Reese试图安慰她,“除了Samaritan之外就是你了。”


“我看了一下附近的摄像头,”Finch说,“Ms.Shaw,我想Ms.Groves是自愿跟他走的。”


“What?”Shaw不理解,也无法理解Finch口中的“自愿”。


“Ms.Groves冲着摄像头眨了眨眼,”Finch小心翼翼的说着,感觉下一秒Shaw就会爆炸,“就我个人感觉……这大概是冲着你眨的。”


该死的Root!


Shaw抓起了抢,“Finch你有没有号码的地址?家庭地址工作地址任何地址,通通发给我!”


Finch很快就照做了,再三嘱咐了Reese要看好这个小炮仗别一不留神就突突了别人。


在Root“死而复生”之后Shaw的保护欲就变得越发膨胀,对于Root的一举一动比以前更上心,也更加敏感,只有她自己不承认而已,夕阳红老年组也就不好说什么。


哦,一个是看笑话所以不想说,一个是她太厉害所以不敢说。


这个有人情味了许多的Sameen Shaw,竟然比从前那个说自己反社会人格的Agent Shaw要可怕的多,尽管也变得更有趣了。


收到了地址的突突二人组觉得号码会去公司的可能性很小,但还是被Finch劝说着分头行动了。


 










【肖根日常连载】身体依赖

黄芥味三明治:

楼梯间:当我们这样老去 上了贼船系列 病根的幸福生活
(睡醒回来补超链接现在用手机……)

*这篇…画风不太可爱…慎点




-头发

清晨。
Root坐在Shaw的腹部,弯下腰亲吻她的额头时,Shaw能感受到Root的发尾在自己的脸上划出纷乱的曲线。她皱皱眉,用手指撩开那缕几乎插进她嘴里的头发。
Root的发香很好闻,带着柠檬的香气,一大早就让刚睡醒还有些焦虑的Shaw放松下来。腹部上曲腿坐着的卷发女人把坠下的一边头发撩到耳后,露出微红的脸颊。Shaw用手把自己散落在脸上的碎发向后一拨,另一只手假装嫌弃地擦着Root在自己额头上留下的口水,翻着白眼避开了Root的视线。
Root把手放在Shaw的头顶,宠溺地抚摸着Shaw的头发。因为Shaw睡觉总是不安分,偶尔会夸张地翻身,所以头发一大早醒来就像鸡窝一样。Root慢慢帮Shaw理顺两边的头发。
Shaw不说话,用手肘撑着自己微微坐起,让Root有足够的空间慢慢给自己“顺毛”。

Root还记得以前的自己特别喜欢把脸轻轻靠在Shaw的头边。Shaw避开时太用力,她的头发在空中划出弧线,偶尔会散发着食物的香味,这让Root总是无奈地笑笑。
有一次Root打趣说,Sweetie你中午吃了热狗对吧,我从你的头发里闻到了。这让Shaw那天的心情尤为愤怒,甚至她一天都没有让Root靠近自己。过后Root发现Shaw会在吃了有气味的食物后,有意无意地去洗头,然后再有意无意地出现在自己身边。
这样的Shaw让Root忍不住爱得越来越深。

Shaw偶尔会受伤。一次她中枪昏迷,醒来时躺在病床上,还感受到大腿上的瘙痒。她看清楚才发现是Root这个女人伏在她腿边趴着睡了一夜,她凌乱的头发有几缕散落在Shaw的腿上。
那时候她似乎心里有那么一些东西破碎了,她伸出手蹭了蹭棕发女人的发尾,把散下的头发放到她背后,露出侧脸,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她的动作很轻很轻,放到背后的头发只有几根由于重心滑落。



-眉毛

Shaw熟睡的时候,Root总是半撑着身子凝视她的脸。她会忍不住伸出手指,指尖的抚摸沿着Shaw细长而英气的眉,看着Shaw偶尔皱起的眉毛,她轻轻触碰着凸起的地方。
有动静的时候,Shaw通常不会睡着。她清楚地感受到Root的指尖在自己眉毛上游走,忍不住皱皱眉,但没有睁开眼睛。再后来,她发现假若她们都有任务且几天不相见时,重聚时的Root总会宠溺地撩开她的两边头发,用大拇指轻轻揉着Shaw的眉。


-鼻

亲吻的时候,Shaw能感受到Root的鼻尖在自己的脸上划过的力度。她喜欢Root的鼻尖,偶尔,她会用舌尖舔Root的鼻梁,从上往下,直到鼻尖。她的下巴会感受到Root呼出的气息,急促而兴奋,这让她的肾上腺素上升。
Root的呻吟带着鼻音,Shaw进入她的时候,这个前杀手把所有防备都卸下,用鼻尖肆意地蹭着前后快速移动的Shaw的脸,鼻上细微的汗珠被Shaw的脸擦去。

Root凭着身高优势,喜欢俯视Shaw。这让Shaw总是看到Root上扬的鼻尖。
Shaw低头整理枪械的时候,Root总是要从身后抱住Shaw,她的手臂穿过Shaw的腋下,双手在Shaw的腹部合十。接着,不顾Shaw嫌弃和恼怒的脸,她用鼻尖蹭着Shaw的耳朵,再到那张干净的脸。直到Shaw痒得忍不住笑出声,她才停下鼻尖的动作。
Shaw说,她对这样的Root又爱又恨。


-嘴唇

Root觉得自己分神的每个瞬间,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Shaw的舔唇。她爱极了那双丰厚的唇,爱极了亲吻那双唇时的感觉。
她开始理解那些恋爱中的凡人,也开始情不自禁像他们一样一有机会就亲吻Shaw的唇。Shaw要起床时,只有起身亲吻Root,Root才肯从她的腹部上下来。Shaw刷牙时,Root会伸出手抹掉她嘴唇上沾着的泡沫,当然,偶尔Shaw也会厌烦,直接翻个白眼把泡沫喷到Root的脸上。Shaw吃东西时,她的嘴唇沾满了酱料,Root用纸巾帮Shaw擦干净嘴,当她因为被当成小朋友对待而生气时撅起嘴,Root会宠溺地侧着头微笑。

Shaw偶尔会做噩梦,Root想大概是因为她曾经被Samaritan禁锢,所以留下的阴影。每当Shaw惊醒的时候,Root都会亲吻强装淡定的Shaw的唇,轻轻拍拍她的背。那时候的她,唇的温度低得可怕。接着她会再次假装若无其事地背过Root侧着身子睡下。

Root更喜欢Shaw的回应。
Shaw喜欢用唇吸吮着Root的皮肤,在她的身上留下印记。一次她用手铐把Root的手锁住,接着用唇感受着Root皮肤的温度。从她的眉,到她的鼻尖,再到她的脖子。从她的乳房,到她的腹部,再到她的下体。她的唇这样灵活而丰润,用力的时候让Root每次都身体发烫到了极点。


-舌头

有时候Root觉得Shaw就像可口的食物。她没有Shaw对美味的狂热,但她却能知道,Shaw对食物的兴奋一定不比她对Shaw的兴奋来得狂妄。
或许是因为当初Shaw落入Samaritan手里时,Root的心就留下了一个无法弥补的空洞,即使现在再想起也依旧撕裂的痛,所以Root对Shaw的身体从她回来那一刻开始就带着小心翼翼地恐惧。

受过伤的Shaw那样凶狠,Root也只是依着。她发现当她伸出舌头舔Shaw的身体时,Shaw总能安静下来。所以她更加尽兴,用舌头纠缠着Shaw的舌头,触碰她温热的耳垂,润湿她凸起的ru头,甚至是私处。


-锁骨


初同居时。
难眠之夜Shaw会睁开眼睛静静地看着Root。Root侧着睡,因为Shaw要求“保持安全距离”,所以睡在床的另一边。Root是那样修长,纤瘦,锁骨凸显得那样明显。
Shaw忍不住伸出手触摸。
Root睁开眼睛,缓缓地靠近。确定Shaw不介意后,她伸出手抱着Shaw的头,按着她的后脑勺让她挨在自己胸前。Shaw的额头蹭着Root冰冷而硬的锁骨,她只是静静地靠着,没有说话。


-腹肌

Shaw的腹肌结实而触感绝佳,Root每次坐在Shaw肚子上时,都习惯用大拇指按半圆弧度抚摸着Shaw的腹肌。

或者说,每次Root慢慢由上而下亲吻Shaw的身体时,唇总在腹肌处停留片刻。柔软的唇和她坚实的腹肌触觉碰撞,尽管腹肌再往下的那里更诱人,Root仍旧像发了疯地迷恋亲吻她腹肌的每时每刻。



-身体依赖

Shaw发现原来自己可以如此依赖另一副躯体。
没有任务的时候,如果Shaw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转换电视节目,Root一定会趴在Shaw旁边,右手紧紧搂住Shaw的脖子,腿绕过Shaw的腰紧紧缠着她。正常来说Shaw是绝对厌恶肢体过于亲密的接触,但Root总会拿来吃的零食,偶尔用左手往Shaw嘴里扔,这让Shaw没有拒绝粘人的Root。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
习惯了Root的所有肢体接触又或者说习惯了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身边。

她爱她。很爱。
她也爱她。很爱很爱。

但Shaw不懂,Root需要抱她抱得这么紧,是因为这是唯一的办法让Root感受到Shaw很好很安全,她还好好活着。撒玛利亚人抓去她的那天后Root觉得自己的世界只剩下虚无。而当前的现在,Shaw让她再次感到充实。紧紧抱着她,听她的呼吸,这居然给了Root无穷尽的安全感。

大概,爱就是这样吧。



我的身体是海,等你纵身一跳
我将把你深拥入怀,将大片的爱漫过尘埃